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资讯中心
西班牙寻宝---红酒故事
发布时间:2012-10-27 20:54:36   |   文章类型:管理员  |   文章来源:本站

  西班牙有着众多等待发觉的佳酿和故事,哪怕你是酒类行业的专家,相比也只是听说过桃乐丝这种跟我们二锅头相似的平民酒,然而你却不知道,这个似乎被业界遗忘的葡萄酒国度,有着众多等待发觉的佳酿和故事……

  酿酒师往往通 过不同酿造工艺,贮藏方式、器皿选择等等打造上乘佳作,你可以在世界各个角落搜索到奇珍异宝或者是自己钟情的陈年佳酿。法国的MotHennessy、意 大利的Canti、美国的E&JGalloWinery……即使被誉为只有亿万富豪才能喝到的法国顶级康帝葡萄酒在其他国家仍然可以被找到,更何 况是那些不入流的葡萄酒。

  但你要知道恰 恰只有西班牙的部分顶级葡萄酒是从未出口到世界其他国家的,也就是说,纵然你拥有雄厚经济资本也仍然无法轻而易举地品尝到西班牙顶级葡萄酒的醇香。那么也 只能劳其尊驾前往西班牙走一趟,到那里亲自体会一次寻“宝”之旅,因为那些顶级葡萄酒被西班牙人散布在城市的各个角落。

  Pingus顶级红酒的“廉价”之谜

  Pingus 作为西班牙顶级红酒,其酿造工艺,口感复杂,复合度强,口感饱满等特点都让它在完全有理由栖身世界顶级红酒品牌行列。Pingus品牌源自丹麦人 Peter Sisseck之手,Pingus酒庄是真正的车库酒,西谢克真的在路边的车库,用纯手工的方式酿出顶级的佳酿。以产量极少、价格昂贵、口感浓郁为特点的 车库酒近年来尤为盛行。

  Pingus 的酿造地位于西班牙著名产酒区Rioja。其颜色呈墨紫色,口感浓郁似果酱般的浓稠,必须醒上二个小时才可饮用。入口后所产生的丰富饱满感让品尝者不自然 地寻找最恰当的形容,但似乎是徒劳,没有任何快感可以与之相比。在西班牙免税店中最昂贵的Pingus要卖到将近150欧元。

  相对于 Pingus高端酒,同世界各大时装品牌一样,Pingus也拥有自己的副牌Flor de Pingus,价格也存在天壤之别。其原因可归结为:Flor de Pingus在榨取过程中所选用的葡萄及橡木桶都是酿造Pingus后的二次使用。一瓶Pingus从葡萄苗开始直到空洞酒瓶中源源不绝的余香都被人们津 津乐道地谈论和分享着。

  在西班牙随便 进街边一间红酒店铺,店主对待客人的冷漠让很多人不适应,而这却又是西班牙特有招待客人的习惯,他们不会主动殷勤地为客人大肆脱销介绍,相反他们对客人提 出的问题却可以做到滔滔不绝地详细解释和推荐。另一方面,即使是富豪如果想将佳酿据为己有也只能以“淘宝”方式进行,因为这里无论何种级别的葡萄酒都会被 随意摆放,它们可能会在你直视的酒架上,也绝对有可能被安置在屋内角落。他们更期待看到客人在店里发现“宝贝”后脸上露出的惊喜。

  多少年来,西班牙葡萄酒一直被压在法国葡萄酒的盛名之下,但要知道在西班牙就算是顶级的Rioja Gran Reseva价格也不会贵得离谱,形成了奢侈与廉价并存的局面。

  王国未曾用过好酒杯

  如果说极致的 优雅是那种不露任何痕迹的高贵,那么西班牙红酒则不需要精致器皿承载它的醇香。就像巴黎永远不会缺少时尚元素一样,西班牙是个不缺红酒的国家,但你很难想 象在这样一个酒业大国,人们甚至没有一支精致酒杯来装载这些高贵液体。这背后的故事让我们从西班牙世界顶级红酒庄园Bondegas Chivite Navarra说起。

   Bondegas Chivite Navarra顶级红酒庄园的试尝室内除了斑驳砖墙透出的古老外,世界各国君王、官员政要、名流贵族的签名更是印证其无法被逾越的尊贵。在中国内司空见惯 的精致酒具在西班牙实属罕见,你无法想象西班牙人在品尝红酒时的淡定和自然,一种与法式饮酒习惯背道而驰的淳朴。即使像专业品酒师、国王这种身份显赫的人 在试尝红酒时也未曾用过好杯子。甚至你可以看到红酒杯杯壁已经被磨损的暗淡无光,但它绝不会对口感有丝毫影响。因为在西班牙,没有人会去在意酒具是否讲 究,他们享受的是顶级红酒带给口腔的浑厚饱满感。

   悬在半空中的酒窖Rene Barbier酒庄是西班牙顶级葡萄酒酿造地之一。整个酒窖被安置在了离地数米的台子上,其摆设与其他酒庄无异,那么贮藏葡萄酒所需要的温度如何满足?要 知道红酒品质好坏很大程度取决于保存方式,问题暂且搁置。乘坐电梯继续上行,门开时,面前一汪清澈池水会让人无所适从,甚至难以理解建造它的意义何在。水 面上被绳子捆绑的空酒瓶排列成酒庄名字,新奇创意已足以让人们感慨主人对生活的偏爱,可该池的作用远不止观赏只用如此简单。池水具有消毒和贮藏功能,空瓶 子放在水中可以起到自然清洗和保温作用。回到刚才未解问题,这座池塘的另一用处就是为安置在其下方的酒窖降温,使其可以与地窖媲美。

 西班牙贵族--Pingus  

    西班牙产酒区最著名的是东北部的(Rioja),穿越其中的一条河叫斗罗河(Duero),向西南方向,也就是马德里正北方,穿过一个长一百公里左右,共 二十三万公顷的斗罗流域,又造就另一个优质的美酒区,西班牙最贵的红酒即出自此区。虽然一九七九年时,托雷的「黑标酒」在巴黎的酒博览会上夺冠,但黑标酒 仍停留在中等价位的层次。 

 

    第一只打入欧美市场的顶级酒,属于高价位(二百美元)以上的西班牙酒是维加?西西利亚的「独一珍藏」(VegaSicilia,Unico)。这也是我在 拙作「稀世珍酿」中唯一入选的西班牙酒。至一九九七年为止,维加?西西利亚的「独一珍藏」级在窖藏醇化十年后上市,出厂价都近二百美元,咸认为西班牙第一 贵酒。一位在一九六二年出生的丹麦人彼德?西谢克(Peter Sisseck)在大学学习了农机及酿酒学。千里迢迢跑到斗罗河流域,定居下来并入了西班牙国籍。在他的手中建立了一个小小的「Pingus」酒庄。对加 州酒及波尔多顶级酒有了相当理解的西谢克决定走所谓的「车库酒」的路线。

   

    讲到「车库酒」(GarageWine),人们脑中会联想到「廉价或家庭工业」式的买卖。例如美国周末流行的「车库拍卖」(GarageSale)是一种 跳蚤市场;周末市集农人卖的「车库酱」代表手工的副产品。「车库酒」倒比较偏向后者的「手工货」意义。近年来在美国加州及法国波尔多地区吹起一股「车库 酒」的风气,这些酿制车库酒的都是新成立、野心勃勃的小酒庄,所谓车库酒都会有以下三款特色:第一,产量都极少,一般以不超过五千瓶为原则,避免「以量削 价」,也因为产量少,酿酒厂规模很小,形同车库,才被取了车库酒的绰号;第二,价钱都极贵,出厂价都至少一百、甚至二百美元;第三,口味一定强调浓郁至 极,以便能长年储存,也使投机客愿意炒作,使一瓶酒十年、二十年内能一直被推上拍卖桌,所以酿制葡萄大都选择劲道强、口味丰富者,而醇化过程也刻意使用全 新橡木桶,可说是不惜血本。法国波尔多地区最贵的乐堡(LePin)及瓦兰德伦堡(Chateau Valandraud)都是有先先例,而继之而起的加州已被飙到天价的「啸鹰」(Screaming Eagle)、布兰家族(Brant Family)都是这种典型的产物。 

    西谢克理解其中三昧。Pingus酒庄是真正的车库酒,西谢克真的在路边的车库,用纯手工的方式酿出顶级的佳酿。斗罗河区是一个老葡萄产区,钗h葡萄园都 种有极优良的土种腾波拉尼罗(Tempranillo,当地称Tinto Fino)葡萄,且树龄皆已达六、七十年,最适合酿制顶级酒。但酒农无知,只会循古法酿制普通、廉价的佐帮s。西谢克不然,他的小园全是六十年老枺,树干 有碗口粗,但高仅及膝,整个园区内一丛丛如花畦般的葡萄,可以想见此产酒区土地的贫瘠与地理、天候的恶劣,葡萄树种必须尽量匍伏在地,以吸收必要的水分及 地势的保护。 

    西谢克妥当利用腾波拉尼罗浓郁口味的优点,Pingus酒在一九九五年酿制第一个年份,仅有四千瓶,二年后一上市,立刻被帕克评为九十八分,西班牙酒从未 如此受到这位酒界天王的青睐。立刻成为万方争购的对象。但噩运随之而来。这个年份的Pingus酒有一半已送往美国,西谢克打算在这个全世界最花得起昂贵 酒钱的国度打开市场。不料却遭遇海难,这批酒国新贵全都进贡给海神笑纳了。九五年份的Pingus成为「纸上佳酿」,到了「一瓶难见」的程度。

分享到:
[ 返回 ]